当前位置:伊斯上维网>资讯>正文

“上访者之死”赔偿案开庭 上犹政府能否做被告成焦点

2019-09-11 18:07:10 来源:伊斯上维网

2018年10月14日,陈裕咸家属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起诉状称,2018年6月22日,陈裕咸家属向上犹县人民政府提交《国家赔偿申请书》,应由上犹县人民政府向陈裕咸家属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赔偿金共计4,970,089.48元。2018年11月7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立案。

服务重点地区战略产业培训。围绕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建设、筹办冬奥会、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等重点项目,在重点地区大规模开展建筑施工、冰雪产业、机场建设、航空物流等方面的就业技能培训,更好地服务重点地区发展。

陈裕咸一方的代理律师透露,今日庭审中双方首先争议的焦点为案件的被告主体身份。原告认为,案件涉事单位上犹县信访局系上犹县人民政府一科级单位,不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因此上犹县人民政府为此案适格的行政诉讼被告。而被告方认为,上犹县信访局具有自己的组织机构代码,因此上犹县人民政府不应成为本案被告。

应进一步发挥女性在贫困治理中的作用

2018年11月14日,新京报刊发《上访者陈裕咸之死》、《截访公司的“火热生意”》两篇调查报道。报道称,2017年6月初,江西省上犹县63岁的陈裕咸因伪劣种子案进京上访,其间在北京丰台、大兴多辆车内遭截访人员拘禁殴打,送医抢救无效死亡。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陈裕咸符合他人用钝性外力反复多次作用于头颈部、躯干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018年12月5日,上犹县政府就陈维树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向赣州中院递交了《行政诉讼答辩状》,答辩状称陈裕咸死亡系牛力等人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人民政府无关,上犹县人民政府不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死者家属提行政诉讼

陈维树提供的一份视频资料显示,事发当天,时任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开价2.5万元,让牛力等截访人员将陈裕咸送回上犹。后截访公司负责人牛力在内的12名主要嫌疑人被警方控制。

此外,双方还就行政赔偿的具体金额展开了质证。陈裕咸透露,法官曾当庭询问到庭家属,能否走调解途径处理此案,但到庭家属表示需与未到庭的其他家属商议再做回复。法庭并未当庭宣判。

该案行政诉讼赔偿与陈裕咸之死刑事案件的因果关系,亦成为双方争议焦点。原告认为,陈裕咸之死与上犹县信访局违法违规的截访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信访局所属的县政府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被告认为,陈裕咸之死系截访公司牛力等人非法行为所致,信访局委托牛力等人将陈裕咸送回,属于一般的民事委托,并未授权牛力殴打陈裕咸,上犹县人民政府不需为牛力等人授权以外的非法行为担责。

被告主体身份、因果关系成争议焦点

都市情感剧热播 数量占优以情动人

是狐狸?是豹猫?是果子狸?

公开信中写道,于洛的辞职是改变当前环保模式和策略的机会。政府应该敢于同二战结束后的“辉煌30年”,和随后的“浪费50年”的模式做一个切割,并在环保层面实现更大的发展。

在贫困地区,留守、困境儿童问题突出,急需教育助困帮扶,成为各级关工委关注的焦点。为此,中国关工委聚焦五老关爱保护,以留守、困境儿童为重点,以老少边穷地区为重点,关爱困难青少年健康成长,维护贫困儿童受教育权利。

当天,彭国甫在新晃调研扫黑除恶等工作,他强调,“对历史遗留大案要案,决不能新官不理旧事,务必采取有力有效手段深挖彻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真正让老百姓深刻感受‘人间正道是沧桑’。”

2、美容养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4日表示,中方高度关注委内瑞拉当前局势,呼吁各方保持理性和冷静,在委内瑞拉宪法框架内通过和平对话的方式为委内瑞拉问题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中方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为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稳定所做的努力。中方一贯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反对外部干涉委内瑞拉事务,希望国际社会共同为此创造有利条件。

南海、航母、实战化。

新京报讯(记者卢通)今日(4月2日)上午,江西上犹上访者陈裕咸之死行政赔偿案,在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参与庭审的原告代理律师及陈裕咸长子陈维树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与被告上犹县人民政府就案件主体身份、赔偿费用、行政赔偿与该案刑事部分因果关系等方面展开质证。

上一篇: 山东省级财政筹资10亿元支持高校服务新旧动能转换 下一篇: 丰唐物联第四期“羽翼计划”经销商培训大会成功召开